在本节标题中到底用“交易习惯”还是“交易行为”,我想了许久,最后我决定用了“交易习惯”,因为“习惯”两个字在这里比较贴切,因为“行为”是一种短期的描述,而“习惯”则是一种长期的描述,如果想在交易事业上取得成功,必然是个长期的过程。

这里说的“长期”和“短期”不是用来描述持仓周期的,而是指从事交易行业的年限。从投资绩效的方面来看,要以年为时间周期来衡量一个策略的优劣,如果你是为自己交易,最好以3年为周期来衡量投资业绩。

从更加广度的层面讲,应该以“多策略”的组合来看待整个投资决策,如果单个策略在交易周期中并没有赚钱,并不能说这个策略是无效的,因为可能有些策略作为多种策略组合的一部分,起到了类似保险的作用,正如:“你支付了购买灭火器的钱,不能因为没有失火就认为这种投入是无效的投入。”

回到主题上来,交易习惯与其说指交易模式,还不如说是一种交易理念的表现形式,不管是主观交易还是量化交易,如果想要最终赚钱,那么交易模式一定是反人性的。这里的反人性并不是对成功交易者冷酷无情、没有人性等贬义的描述。很多人认为“理性”是贬义词,认为理性通常是机关算尽,冷酷无情的代名词。

比如,华尔街就是冷酷无情的代名词,这种误解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很多影视和媒体为了迎合大众的心理和点击率,把很多金融从业者描述成冷血动物,因为成功的交易者代表了不劳而获,他们赚取了多数人的钱,而大众更加希望以“公平”的偏见来评估和解释这些现象,但是大众没有意识到,这种被大众道德所绑架的“公平”,反而才是最不公平的。

这群成功者违背了常理,做到了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所以他们冷酷无情,狡诈狡猾,这是最合情合理的解释,不是吗?

这种思维方式,既不公平,也恰是大部分人失败的根源,他们一边鄙视不劳而获,一边又希望自己能够不劳而获——要不然为什么他们会参与交易呢?并且,他们只看到成功的交易者“不劳而获”的方面,而看不到他们背后所付出的努力,比如稳定盈利之前金钱的损失,学习交易理念付出的时间成本,交易生涯一旦失败的风险,交易过程中忍受巨大回撤的痛苦……,人们更多的倾向于去寻找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别人成功是因为他运气好,或者是因为他利用了内幕交易,因为他们冷酷无情,没有人性,所以做出这些事情也不奇怪。

大多数无法赚钱的交易者认为,如果一笔交易成功了,那就是自己的功劳,是因为自己独到的见解和过人的智慧,发现了这次机会并赚了钱,这种满足感恰好是一种赌徒的满足感;而一旦亏损了,就开始怪国家政策,怪内幕交易,怪主力操控,他们寻找一切看似合理的客观原因来为自己开脱,就是不去寻找自身的主观原因,这就是人性使然。

人性有光辉的一面,同样也有阴暗的一面,“人性”是一个中性的名词,那么,“反人性”也是仅仅是一个中性的名词而已,没必要去带有感情色彩看待,更无必要去定性好坏。

那么反人性到底是描述的什么呢?其实主要是说感性和理性之争,因为顺应人性(即没有通过训练和学习自然的)的交易行为一定是造成亏损的交易行为,否则怎么会大部分人都亏损呢?如果顺应人性的交易行为是赚钱的,应该是多数人都赚钱,显然这种情况既不现实也不符合逻辑,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赚谁的钱呢?而反人性指的是,站在顺应人性的交易者的对面,即“站在亏货的对面”。

那么,“站在亏货的对面”到底来怎么解读,是不是和大家看问题的方式相反?或是在大家看空我看多?其实也不能简单的这么理解,下面,我试图从几个角度来讲清楚这个问题。

首先,“大家看空我看多就能赚钱”是典型的线性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是有缺陷的思维方式,也是市场中典型的亏钱思维。如果一个显著的长期利好会推动市场上涨,大家都一拥而上的买进,那谁来作为后续的上涨动力呢?因为市场没有绝对事情,一个重大事件,可以只是暂时的改变市场的方向(比如2007年的530事件),也可以长远的改变市场的趋势(比如2015年的高位去杠杆),如果有人简单的跟随非常明显的信号来操作的话,那将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先不谈大趋势,就单个股票或者期货合约上,如果出现群体的强烈看空或看多的情况,往往是反转的开始。千万记住,市场中一定没有“必然”和“一定”这类词汇的生存空间,只有“可能”和“大概率”的这类词的生存空间。新手往往在买入之前会想赚多少出局,这不是废话吗?我不觉得它赚我买它做什么?但是,我给你的建议是,看待市场不能一味的正向思维,更多的要逆向思维,如果赚了当然更好,但是一定要多想想如果亏了该怎么办,止损就是逆向思维的一种表现形式,因为止损不但考虑了赚钱的情况,也考虑了亏损的情况,总之,避免单向思维方式很重要,一定不能单向思维。

其二,所有失败者并不是每次都输,而成功者并不是每次都赢。典型的趋势跟踪交易模式,是通过高盈亏比来实现盈利的,所以更加不容易被执行,假设胜率是正态分布的,那么一个典型的30%胜率的交易系统,在一个标准差(68.3%)的范围内,某段时间内只有20%左右的胜率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并且,市场本身并不是呈正态分布的,因为市场不是正态分布,交易的结果自然也不是,并且,多品种之间的高度相关性加重了交易结果的厚尾性,比如原油可以从2009年盘整到2014年,再接着来一波从100美元到30美元的下跌趋势行情,再比如我前面提到的连续止损149次,这种情况在正态分布的环境中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件。连续止损149次是我的系统在期货市场2015年12月-2016年2月期间产生的,我的系统在过去5年的成功率是20%左右,那么如果市场呈现正态分布的话,连续止损149次的发生概率是80%的149次方,等于百万亿分之3.6,如果一天交易10次,发生这种情况的概率是千亿年一遇,也就是从宇宙诞生(宇宙年龄138.2亿年)到现在都不可能发生,但是,这种回撤却经常在发生。

以上结果,其实是相关性被忽略导致的结果,如果32个品种的相关系数为0.5,如果忽略了相关性对账户的影响,就会误认为149次止损得到一个百万亿级别的荒谬结果,然而加入相关性条件后,发生149次止损的概率急剧上升到10%左右,如果长期交易下去,这种概率就几乎成为了一种必然情况。假设我之前不知道或忽略了这个结论,轻视了相关性的影响,结果就是破产,人生中有几次机会让你试错?现实中我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不过这几乎算是必经之路,很多人都或多或少的经历过这个阶段。

其三,入场信号在交易系统的作用不到5%。成功的交易模式涉及优势(买卖规则),一致性(心理和纪律)和资金管理(风险管理)三个方面,三个条件可以说都是必要条件,缺了谁都不行。而入场信号只是优势的一个分支,并且入场信号甚至不是必要条件,假设随机开仓来决定入场信号,出场信号来调节分别对待赚钱与亏钱的情况,开仓信号对于整体交易系统而言仅仅也只是影响绩效,但并不构成是否盈利的必要条件,更不是充分条件。新手往往过多的关注入场信号,认为只要买对了,就基本决定了这笔交易盈利与否,其实这就相当于在赌场中某一局你拿到了一幅好牌,显然偶尔拿到一幅好牌并不决定着你今天的胜负,更不可能最终靠运气战胜职业赌徒,你不解决核心理念的问题,不去理解职业赌徒是基于概率而不是运气赚钱的,就不可能战胜他。当你纠结于局部的得失的时候,其实就注定了很难看到整体,这是一个是否有远见的问题。并且,入场是最好执行的一个环节,至少它比出场更加容易,因为出场涉及到止损出场和止盈出场,如果是止盈出场,中间的持盈又算一个变量。所以,入场是最不考验人的地方,针对入场信号而言,只要你敢于行动,就已经足够。“大家看多的时候我看空”这种思维仅仅是对入场信号的描述,所以,入场信号只是漂浮在海上的冰山。

其四,大家看多之“大家”并不好量化。 “大家”到底是指谁,散户还是机构,专家还是媒体?大妈还是华尔街巨头?看多是短期而言还是长期而言?在大牛市中大家都看多,然而股票却可以维持几年的上涨行情,如果你要和大家反着看待市场方向,完全可以试试在大牛市中去做空。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不仅仅是A股,世界范围内的股票从来都是多空不平等的游戏,这种对做空有限制的交易模式导致了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有比较大的区别,如果研究过标准普尔股指期货的人就知道,一个具备很强鲁棒性的交易策略,却很难在标准普尔股指期货上赚钱,每一种策略在标准普尔股指期货上都是例外。这是因为股票市场在上涨的牛市行情中是一种非完全竞争,而期货市场是一种完全竞争,这里不展开讲,后面在讲策略的部分会深入探讨这个话题。

既然“站在亏货的对面”并不是指简单的大家看多我看空,那到底是何所指?难道根本就说错的?其实“站在亏货的对面”这种思路并没有错,如果你的交易理念是“站在亏货的对面”,那么你就距离成功很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