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和贪婪也是导致一致性无法坚持的一个因素,很多著作都提到恐惧和贪婪,这两个词代表了人性的两面,似乎处理好恐惧和贪婪,就可以成为一个成功的交易者,但事实并不是表面这么简单。

虚拟一个丢硬币的游戏,我们用两枚硬币作为道具,如果两枚硬币都为正,你赢,赢5元,如果一正一反或者两面都为反,你输,输1元。这就构建了一个简单的优势系统的模型,有点类似趋势跟踪系统的胜率和盈亏比,胜率为25%,盈亏比为5:1。

不难看出,这个游戏对你而言是有优势的,优势为1.66左右,如果你按照每次10%的资金参与赌局的话,你会实现收益最大化,(这个例子用凯利公式计算仓位为10%,我会专门在后面详细讨论凯利公式在商品期货中的应用)。

前面已经明确了如果要将优势转化为收益,就必须做到一致性。这个例子中因为简化了条件,赌局的优势既定了就不存在变数,这是为了方便讨论。在这个优势对局中,如果你不分析你的优势和盈亏比,就像大多数人不进行资金管理就参与市场交易一样,你就不会明确贪婪和恐惧到底是何所指。

你参与这个优势赌局,就如同你用均线系统交易一样,均线系统长期看来是可以实现盈利的系统,并且还比较稳定。你听说均线能够盈利,高手们也说均线有交易优势,但你不明白均线的优势到底是指什么,你也不清楚均线交易系统的胜率是多少,盈亏比是多少,到底是用那条参数比较好,你更不知道用均线系统交易的最大回撤是多少,这些都不知情的情况下,你如何能做到一致性?

正如你仅仅知道某个硬币游戏对你有优势,就迫不及待的参与了这个游戏,生怕会少赚一分钱。既然胜率只有25%,那么100次游戏中,就会有75次输的预期和25次赢的预期,你并不知道下一次到底是赢还是输,因为这些结果都有可能出现,你更加不知道一种科学的下注方式,我们假设你盲目的将30%的资金用于下次下注。如果你输了,你就会把问题归咎于贪婪,你会认为不该用这么大的比例来参加这次游戏;而如果你赢了,你就会后悔为什么不用50%甚至100%的资金去下注,贪婪和恐惧在这里,是根据结果而言,自己的一种主观感受而已。

但是,在你你参加这次游戏之前,你根本不知道下一次是输还是赢,就如你执行一次交易信号一样,你根本不知道下一次到底是是趋势行情的到来,还是假突破,同样都是30%的仓位,赚钱了你就会认为是恐惧导致你没有用跟多资金参与,亏损了你就会认为是因为贪婪导致你没有用少量资金参与,一个未知结果,在你面前可以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解读。所以你应该看到,在不明确优势是什么的情况下,贪婪和恐惧永远都能够用于解释所有问题,这种归纳既不明确,也无意义。

所以,本质的问题出在你不了解系统的属性,而仅简单的的概括为“要克服贪婪和恐惧”,并且认为只要克服了贪婪和恐惧等人性的弱点,就可以实现稳定盈利。如果连贪婪和恐惧是基于什么标准都不知道,就简单的要去克服,犹如你连靶子在哪都不知道就开枪一通胡乱射击,有可能击中靶心吗?

硬币游戏的资金分配问题,可以通过凯利公式简单的计算出来,而金融交易的仓位应该如何计算呢?这个问题的答案会复杂很多,因为计算一个交易策略的仓位,这要基于两个条件,一是你对市场的了解,二是你对自己的了解。

对市场的了解,可以基于对历史数据的回测,也可以基于长期的操作经验。如果你仅靠感觉或想象进行交易,你就是把自己置身于无优势的队列中,你的对立面将是根据经验或者通过回测的职业交易者,自然你能赚钱的可能性就大幅降低,这个道理前面通过赌博的案例进行了描述。

除了考虑市场的因素外,必须还要考虑自身的因素,对于25%胜率的系统,连续失败10次的几率是5.6%,这个几率并不低,假设你以10%的固定资金下注,连续失败10次之后你的本金将损失65%,你必须要问问自己,你能接受这么大的回撤吗?另外,金融市场的厚尾性导致了其结果的连续分布是硬币赌注的3倍以上,就我自己的交易而言,我出现过连续止损149次而无一笔赚钱的历史记录,所以,如果按照均值回归的思路去解决金融问题所导致的结果是灾难性的。不要试图以分散投资来增加杠杆,全世界的金融市场都有强烈的相关性,当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原本不相关的品种也会产生高度的相关。

那么,如何定义“可以接受”?如果在65%的回撤之后,无论是资金层面还是心理层面,均不会对你的账户一致性的执行交易信号造成障碍,并且最终账户创下新高,那么这就叫“可以接受”,当然前提是你不能破产。我可以给你一个参照,正常人的极限是30%左右,所以任何一个账户的回撤必须要控制在此之内,并且,历史回撤的最大值就是用来被超越的,所以,你只能接受30%的回撤,就必须要将历史最大回撤控制在30%之内,而不是刚好30%,再以此来反推开仓资金。例如你最大可接受的亏损额度是20%,测试的系统中最大回撤是10万元,如果你要以此作为开仓依据,那么你最低要有50万才能执行这个系统,商品交易中,一个趋势追踪系统,要实现20%的最大回撤,开仓资金一般情况下只能用到保证金的20%左右,极端情况下不会超过40%,如果你的资金超出这个范围,我强烈建议你减仓操作。

如果你无法接受这么大的回辙,通过侥幸心理来强行执行一套超过你承受范围之外的一套策略,就几乎注定了不可能做到一致性,而做不到一致性,就会导致概率的前置条件崩溃。因为概率的定义是:重复试验中某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一致性是“重复实验”的关键,如果做不到一致性,还叫“重复试验”吗?交易的难点在这里有点开始显现了:

“一致性操作是概率的前置条件,但是,概率的不确定性反过来会影响一致性操作。”

这大概就是索罗斯说的“反身性”吧,金融市场的厚尾性注定了难度将大于一般赌局,一致性和概率的这种关系形成了破坏性极强的正反馈环,一致性会破坏概率,然后概率反过来再破坏一致性,这就是一致性极难做到的原因,也是交易成功率极低的原因。

最后,举一个与交易无关的例子来回答为什么你执行不了那个有优势的均线系统:假设我们做一个游戏,我假装要打你眼睛,如果你不眨眼,这个游戏就算你获胜,前提是我一定不会打到你,但是你却很难做到不眨眼,就算你经过练习,能勉强做到不眨眼,但是我时隔1年之后突然“袭击”你,你一定还是会眨眼。因为这是一种条件反射,这种条件反射是基于人性中趋利避害的特点产生的,这种趋利避害的特点,甚至与人性之中,你永远没办法完全克服它。

但是奇怪的是,你自己试着打自己的眼睛,你就可以很轻易的做到不眨眼,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给你一个正向预期的系统,你仍然赚不到钱的原因——因为这个系统不是你的,你无法驾驭别人的手,只能驾驭自己的手,你很清楚自己的手将会在距离你眼睛2公分的时候停下,因为你的手就是你的一部分,正如交易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