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开始接触金融行业,是受到我父亲的影响,在95年左右他就开始做股票,到现在断断续续大概也有20多年的时间,从一开始,他就了解金融行业的前途,并且当我从某家券商辞职后的那几年,他一直在告诫我不要放弃这个行业。所以,当我做好准备全职交易的这段时间,家人是理解的,至少他们没有反对,他们可以容忍我不赚钱,不提取利润维持生活,并且容忍我日以夜继的学习,编程,回测,写作,没有这种环境,我是不可能坚持到现在的。

在自学《概率论》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些问题,我想要找人请教,我父亲的一个同学是本地大学的数学教授,他让我把问题写出来,然后交给他拿去向人请教,为了描述有些问题,有很多关于赌博的描述,比如”下注””胜率”,”赔率”等,他看了之后,叫我换一种描述方式,不要用这些赌博术语,因为他不想让他的同学觉得,他的儿子研究数学是为了去赌博。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他:那”蓝筹”算是赌博术语吗?

而这,就是现在的普世价值观。

这种普世价值观,阻碍了我们寻找真相,是一种偏见,一个经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也难免会受其束缚,这种偏见深植于人性,不易洞悉,却主导着绝大多数事件的运行。如果要讲清楚我想表达的问题,就必须从赌博谈起,而作为一部讲交易的著作,我以赌博引入问题,希望不会引起业内人士的反感。

赌博好不好,答案肯定是不好,因为它导致的悲剧不胜枚举,但是一件事物好与坏,并不是值得去研究与否的判定标准,否则就不会有犯罪心理学这门学科了。既然赌博作为一种现象存在,就有必要对其研究,研究赌博,并不是为了去参加赌博,而是为了了解其内在的机制,从而避免不必要的人生悲剧。针对赌博这种实际存在现象,如果因为其“不好”的属性,我们就像鸵鸟一样埋进沙堆,不闻不问避而远之,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打开百度戒赌吧,进去看看里面的人自称“赌狗”,他们知道自己陷入赌博的困局难以自拔,都责怪自己不该参与赌博,他们有些人欠下巨债,忙于应付债务和催收,也有跑路的,甚至有最终无法承受这些压力而自杀的。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弄钱,信用卡套现,借高利贷,只要有办法,甚至不惜牺牲亲情友情借来资金参与赌博。

他们都知道赌博不好,但是却无法摆脱赌博,他们有志想戒赌,但是会寻找种种借口来推翻,比如一个人谈到:他为什么会戒赌一年后又去赌,其借口是:想到自己欠20多万,一个月工资才5000,唯有继续赌博才能上岸(专业术语,意思是还清赌债),有很多上岸后的人,经受不住诱惑,继续下水,然后继续破产,后悔,再戒赌,循环反复很多次。

如果你要问我,是什么导致了这些人无节制的参与到赌博中无法自拔,我会告诉你是因为人性。我并非在此将人性赋予贬义,而应该将其作为中立属性来看待,同样人性也具备复杂的属性。不要简单粗暴的认为赌徒们一无是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并不值得同情,其实他们本质都是非常感性和善良的人,只是不理解赌博的内在机制。因为他们缺乏对赌博理性的认知,跟随着感性的指引才一步步走向毁灭,他们更多的是受害者。如果某人输到连生活都无法自理的时候,在论坛留个卡号,一般都会有赌友打个几十元的生活费以支持他渡过难关,这就是人性善良的地方。

我们的研究,就从赌博开始,因为要戒赌,最好的方法就是懂赌,只要你懂得了为什么赌博会导致你家破人亡,赌博的内在机制为什么注定了你无法赢钱,你自然就能够理性的看待赌博了。